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五月十一日

时间:2019-05-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点击:
城市白皮书(全文在线阅读)   > 五月十一日
 
  传票来了。
  今天,法院给旧妈妈送来了一张传票。
  旧妈妈一接到传票就慌了,她恨恨地说:他把我告了,那猪竟把我给告了!我没告他,他先告我……说着,旧妈妈把传票往桌上一扔,就慌慌地走出去了。
  传票在桌上躺着,一张很薄的纸。我看见传票上有新妈妈的气味,我闻到新妈妈的气味了。在新妈妈的气味里还杂和着另外两种气味,一种是冯记者的,一种是杨记者的。冯记者的气味腻,杨记者的气味腥。可还是新妈妈的气味最明显。在新妈妈的气味里有咝咝的响声。新妈妈一定是生气了,新妈妈肯定非常生气。我看见气味里弥漫着一片红色的雾气,还有针,一片一片的桃花针……新妈妈会吃了我么?新妈妈会不会把我吃了?
  当然也有爸爸的气味,但爸爸的气味被新妈妈的气味遮住了,只有一点点涩格捞秧儿味,爸爸身上就剩这一点涩格捞秧儿味了。爸爸是在蛇化,我看见爸爸一天天在蛇化,爸爸比新妈妈大十二岁,大十二岁的爸爸却越来越怕新妈妈了。我觉得爸爸的心已经被新妈妈吃掉了,爸爸的心已经成了残疾人,爸爸的心只剩下一条窄窄的紫颜色的边,爸爸的心已经站不稳了。报上说,现在社会上到处都是残疾人。
  我还看见新妈妈跟冯记者杨记者一起进了区法院。那是一栋旧楼,楼里有很多的声音,楼里的声音一团儿一团儿的,就像是用麻绳扭过一样。楼里进进出出有很多铁脸,我看见了很多铁脸,仔细看才能现那其实是面具,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戴着面具,面具全是铁做的。这是些不怕热的人,戴着铁面具的人都不怕热。上楼时,冯记者竟踩住了一个死人的脚印,死人的脚印是灰颜色的,很滑,冯记者出溜一下,吓出了一身大汗。我听见那脚印说话了,那脚印竟然也会说话:你,你怎么踩到我身上了?你为啥不踩他呢?旁边的一个活人的脚印说:这脚印一层一层的,踩谁不一样?人就是让人踩的么……那死人的脚印哭着说:我已经死了呀,我死了还踩我?活人的脚印说:你死了就想安生了?死了也不安生……这话冯记者没有听见,我看他是没有听见。他只顾害怕了……他踩的地方软乎乎的,他害怕。
  而后冯记者擦了一下脸上的汗说:你们先在这儿等一下,稍等。我去找找我那个战友,我那战友当庭长了……杨记者马上说:
  咱一块去吧,我也看看老崔在不在……新妈妈微微笑了笑,新妈妈的笑里长出了一枚冰镇的小樱桃,新妈妈说:麻烦二位了……冯记者、杨记者含着冰镇小樱桃齐声说:小事儿,小事儿……
  接着,面酱的气味出现了,我闻到了一股面酱和大葱的气味。在二楼一个挂有民事庭的办公室门前,传出一股很陈旧的大葱蘸面酱的气味。冯记者站在门前,高声叫道:老座,座山雕,还认识不认识了?不认识了吧?……民事庭里有一个黑黑的高个转过脸来了,这人的脸相是冻过的,很威严,是冻出来的一种威严。片刻,就有了一个粗黑的声音:一撮毛,是一撮毛吧?当大记者了不是,福了呀!!咋看咋不像当年的一撮毛了,那时候瘦哩狗样……稀客,坐坐,坐。说着,两人的手就握在一起了,两人一握手却握出了大头翻毛皮鞋的气味。在这毛乎乎的气味里,我看见了漫天大雪,雪里走着一队一队的军人,军人全都扛着大镐,正在冒雪修一条通往山里的铁路,风声像抹了辣椒面的刀一样霍霍响着。那是些红色的日子,在红色的日子里,我看见冯记者与庭长一起蹲在火堆旁一边背语录一边烤湿了的翻毛皮鞋……翻毛皮鞋的气味慢慢又转化为大葱蘸面酱的气味,气味里有了甜辣苦咸,一些滋滋润润的半是温馨半是感叹的甜辣苦咸,在温馨里藏着两本旧了的红皮日记,两人都飞快地在心里翻日记……可脸还是紧着,紧出一种螺丝拧上的笑。冯记者说:这位不熟吧?这位是杨记者,市报的。这是我的老战友,姓万,万庭长。在部队那会儿,我们都叫他座山雕……杨记者马上说:我也常来区里采访,跟你们几个院长都很熟……还有老崔,老崔在么?庭长噢噢了两声,说:
  老崔在刑庭。接着又说:一撮毛,几年不见,你可真是福了,没少喝吧?不喝高粱烧了吧?在东北那会儿……一撮毛这三个字像烙铁一样在冯记者心上烫出了一串酱红色的燎泡。冯记者心说,他还记着呢,这家伙还记着呢。那时候他想当班长,我也想当班长,争来争去都没当上,他还记着……可他嘴上却说:我有病,这胖是病。当记者的,没办法。老战友,前天在'长腿'那儿还说你呢。知道'长腿'吧,咱团四连的,这会儿当处长了。我那儿有通讯录,回头给你弄一份……庭长说:
  那太好了!老战友轻易不见面,有时间好好聚一聚。大热天跑来,有事么?有事尽管说。冯记者说:有事,当然有事,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找你就是有事……
  新妈妈站在院子里,站在一层一层死的和活的脚印上面,轻轻地扇动着一条粉红色的小手绢,脸上带着猩红色的笑。那笑是对着我的,我看见那笑是对着我的。我听见新妈妈的心里的蛇头对我说:你得回来,你必须回来。我从来没有怕过谁,我没有怕过任何人……看着新妈妈的笑,我突然现新妈妈身上能出一种柿红色的讯号,我看见了那两长一短的柿红色讯号,这讯号是从她背上那颗黑痦子上出来的,她背上有颗紫黑色的痦子。这颗痦子上还有两根金黄色的绒毛,讯号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我看见痦子上出的讯号与遥远山间的一片柿树林相接。我看见那片柿林了,那是一片油绿色的柿树林,阳光照在油光光的柿叶上,就变幻出许许多多的颜色,而后出一闪一闪的柿红色讯号……新妈妈说她什么都不怕,新妈妈很勇敢,新妈妈不怕流血,新妈妈的血是柿红色的,新妈妈的勇敢来自那片柿林。在新妈妈家的时候,我常看见她把这颗痦子亮出来,她独自一人时,就偷偷地亮出那颗紫黑色的痦子,痦子上有浓烈的柿树味,当她洗澡的时候,屋子里就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柿树味,那味儿是黄颜色的,苦黄苦黄……现在我知道是为什么了。我是很怕新妈妈的,我很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澳门百家乐代理 澳门百家乐论坛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攻略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澳门百家乐网站大全 澳门网上百家乐 百家乐在线网站大全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